香港市民痛斥暴动影响民生:反感暴力 全力支持

更新时间:2019-09-10

  反“修例”风波以来,来港的内地“自由行”游客数量剧减,平时人流涌动的尖沙咀如今略显萧条。

  据新华社报道,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9月4日发表电视讲话,提出打破目前困局的四项行动,包括:保安局局长在立法会复会后,按《议事规则》动议撤回条例草案;全力支持监警会的工作;从本月起,行政长官和所有司局长会走入社区与市民对话,一起探讨解决方法;邀请社会领袖、专家和学者,就社会深层次问题进行独立研究及检讨,向政府提出建议。

  香港市民对近期一系列事件有何看法和感受?近日,澎湃新闻走访多名香港市民,倾听他们的想法。

  的士司机曹先生今年60岁,经历过英国殖民统治时期“被人看不起”,如今中国越来越强大,他觉得很开心。

  一个周五的中午,在港岛繁华地段铜锣湾,一辆出租车停在路旁,迟迟等不到乘客,曹先生忍不住开始叹气。

  据曹先生介绍,近两个月他搭载的乘客减少了30%以上,其中来自内地的“自由行”乘客减少明显,收入减少约一半。

  除了生意,曹先生也开始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。他的出租车分白班、夜班两班轮换,夜间同事曾告诉他,晚上开车时不时会被突然堵路,也无法预计乘客是否要到示威的地方去,开车都觉得很不安全:“我感觉到了无法无天的时代,他们(黑衣暴徒)闯地铁、围殴人,已经视法律于无物。大家生活在恐慌中,无所适从。”

  经历过英国殖民统治时期的曹先生回忆:“我们当时自英国人底下,英国人觉得我们是二等、三等公民,完全看不起我们;现在回归后,我们自己身为中国人,香港人自己管理自己,中国越来越强大,难道不应该开心吗?”

  “希望政府尽可能保障市民安全,恢复香港秩序,之后将所有事慢慢好好讲给年轻人听,不能一错再错,今时今日的香港,祖国的贡献太多了,香港不是自己做到今天的,应该要懂得感恩才对。”曹先生说。

  今年是王小姐来香港生活的第14年,当年她嫁来香港,从零开始。如今她在铜锣湾附近开了一家美甲店,和丈夫、两个孩子住在两室一厅的公屋里。这种房屋需要付租金,居住者并无产权。

  在王小姐看来,这次事件中年轻人的不满,多少反映出香港的种种社会问题,其中住房问题更为突出,年轻人住房缺乏保障。由于公屋申请所需条件较复杂,年轻人申请成功的机会极小,大部分香港年轻人和父母同住,或者不得不租空间狭窄的劏房。

  王小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洪金宝心水80948。美甲店楼上的劏房每月租金4500元,基本只能放下一张上下铺床,每间劏房之间用木板相隔,根本无法谈隐私,有时连隔壁的呼吸声都听得到。

  她认为,政府确实有责任想办法让香港居民生活得更好,但她不认同年轻人的处理方式,面对困难将问题全部推给政府:“我觉得行政长官这次的决定是对的,不可以纵容学生一步又一步进攻。好像子女对父母一样,如果越纵容,他们越无法无天。他们会觉得我们有任何要求,只要我们闹得时间长、闹得够凶,你就会答应我们,甚至做出些没人性的事,有些都不在家里住,回家就和父母吵架,我觉得这是不正确的,很令人反感。”

  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希望所有香港人都能站出来,勇敢地反对暴徒,合理管理、开导罢课的学生。

  香港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机构附近,撑警人士举行集会为香港警察打气。

  “我自己有三个女儿,这个暑假过得非常沉闷,因为每个周末都变成一个战场,我都不敢带女儿出街。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暴力去对待警察,甚至纵火、做路障,甚至不给人上班,不给人去做正常的社交。”赖先生说。

  赖先生最大的女儿上小学一年级。“我的大女儿在幼儿园参观过立法会,所以我问她你看没看到立法会都被砸烂了,她说对啊,立法会烂了,不开心。”赖先生觉得,最近类似的事件不断发生,到处都是有关新闻,所以女儿无意中受到了影响。

  赖先生很不解的是,为什么特区政府已经说“修例”不再有任何行动,这群人还不肯放过政府:“难道政府要跪下吗?当官员做事的时候,她(林郑月娥)也很不容易。”

  对于近日香港警察被人起底、子女受威胁等遭遇,赖先生更加气愤:“警察也是人,他们也是打一份工,是不是香港现在堕落到要用网络攻势去做很多事?”

  赖先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自己不希望暴力频发、社会紊乱,担心自己会“被人拉着同归于尽”:“我的要求很简单,阖家安康,有衣食住行和自己的生活,就已经足够了。”

  铜锣湾的蓝小姐,从前几乎每个周末会出门逛街吃饭,而现在如果没有特殊安排,周末通常都会提前买好菜在家做饭:“因为楼下全都是黑衣人”。

  她还记得,自己的三个轻度智障学生曾参加过,回到教室便冲上讲台就开始喊口号。事后她问他们是否懂得口号的含义,学生说不知道,只是跟着一起喊,她便觉得整件事都很荒谬。

  蓝小姐向记者展示有些罢课学生制作的问卷,选项包括一个礼拜罢一次,和一个礼拜罢两次,全无正常上课选项:“其实根本没得选,学生会受同辈影响,有些人罢课,有些人不罢,怎么保障不罢课的学生不被骚扰或者欺凌呢?”

  她认识的有些老师鼓吹学生参加,她心想,如果学生真的听老师话做出过激行为,被警察抓走,谁能承担这个责任?甚至有老师在网上散布言论侮辱警察及其子女,她认为“没有道德底线,只要是有理性的普通人,都不会这样做”。

  在蓝小姐看来,香港警察很有能力,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警察之一,有着精良的装备,但目前面对黑衣暴徒的铁棍、燃烧弹和化学品,他们只能使用胡椒喷雾和催泪弹。她表示会全力支持香港警察,期待他们可以早日将暴徒首领绳之以法。

  近两个月来,杨先生所在的地产中介公司已亏损价值超过七位数字的港币,生意受到严重影响。

  他说,自己之所以愿意站出来讲,是因为自己是这场事件的受害者:他的地产中介公司在两个月内亏损超过七位数字港币,生意受到严重影响。据他预计,萧条状况至少还会持续半年,公司已做好最坏打算,并暂停部分业务。

  “现在社会已经撕裂到不能再乱了,每天的暴力行为基本上已经到了摧毁城市的地步,大量反对派去骚扰警署、市民等等。我现在见到十几岁的青少年也在前面冲,已经太极端了,我们现在甚至担心迟点会放炸弹、开飞机撞楼。有一种感觉:反对派无论如何都会在鸡蛋里挑骨头,满足其中一个诉求,也会继续找理由的。”杨先生说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